广东慈善公益网

慈善机构入驻 慈善媒体入驻 工作人员查询

广东慈善公益网

被慈善裹挟的独立王国 揭开“爱心妈妈”李艳霞的假面具(中)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慈善故事 > 正文   
时间:2019-06-27 16:57:14    来源:法制日报    阅读:
  “真情温暖孤弱心灵,大爱撑起一片蓝天”。河北省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紧邻市西三环的拱形门上,这副对联依然字迹可辨,门头上插着的红旗已破损不堪,西三环路上大货车频频呼啸而过。
  建于荒野中的爱心村大门紧闭,铁门内一位老人和几名身着制服的保安警惕地看着门外。如同爱心村被注销前一样,这扇铁门将爱心村和外界隔成两个世界。
  据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透露,“李艳霞创办的福利爱心村,几乎成了武安的独立王国,安全检查进不了门,公安机关采不了血,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。爱心村成为一个被爱心裹挟不可触碰的禁区。”
  害怕报复众人缄口
  监管部门束手无策

  爱心村一头对着武安市西三环路,一头对着午汲镇上泉村。时至今日,仍鲜有村民走近这片建在废弃矿区荒野中的“禁区”。
  “以前种地都得离爱心村远远的,时不常能听到那边传来的狗叫声,叫得又沉又凶,绝对是大狗。”一位路过的上泉村民对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说。
  有媒体报道,为了防止外人随意进入,李艳霞在爱心村门口焊上了铁门,院子里养起了藏獒,她不在的时候,不允许任何陌生人进入。
  记者从武安市公安局获悉,李艳霞案发后,警方侦查取证一度遇到很大困难,原因即在于当事人以及相关市民、村民对李艳霞有畏惧心理,害怕以后遭到报复。
  蛮横霸道的作风和身边一众“看家护院”的壮汉,让不少群众对李艳霞敢怒不敢言,而她的“名人”身份,以及她与各方各面都熟的风传,也让不少武安市行政部门对其颇有忌惮。
  公诉机关的起诉书上显示,李艳霞不仅是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,还是邯郸市第十二届政协委员。“四霞子既是个‘名人’,也是个‘赖蛋’,达不成目的就撒泼、闹,组织孩子围攻、静坐。”在武安采访时,有知情人告诉记者,李艳霞顶着“爱心妈妈”等多重身份,为人霸道无赖,监管部门对其不敢管也管不了。
  白家庄铁矿探矿权是李艳霞多次霸道无赖的“证据”。现已查明,探矿权系其伪造印章非法保留。“探矿权证办理延期时,国土部门经审查后本来不该给她办理,但邯郸市国土局随即就被爱心村的孩子们围堵了,无奈下给她办了延期。”武安市国土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 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,武安市修建公路经过李艳霞的白家庄铁矿探矿范围,李艳霞拿着她伪造手续得来的探矿证要求政府部门给予赔偿。
  一位知情人介绍,即使这探矿证是真的,按照相关法律法规,政府部门也不应对没有采矿证的李艳霞给予任何补偿。然而,因为当地政府部门和相关干部既对李艳霞这样的“痞子”惹不起,也对相关法律政策吃不准,最终给予她巨额补偿。
  拒绝民政部门监管
  专项拨款照收不误

  武安市民政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1年以来,市民政局拨付给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资金共计491.9万元,其中,专项拨款有281.2万元,内容涵盖爱心村的取暖费、水费、房屋修缮、灾后修复等项目补贴;2011年四季度至2013年底,参照五保标准发放五保金23.3万元;2014年至2018年4月,发放低保金187.4万元。
  虽然接受了拨付的大量资金,但爱心村始终拒绝接受武安民政部门的监管。
  据报道,李艳霞的爱心村内分为婴儿区和儿童区,婴儿由李艳霞从附近村子雇来的护工看护。在爱心村修建综合楼之前,收养的儿童都生活在低矮的平房里。对于儿童生活的条件,相关媒体报道描绘“每个房间的摆设几乎相同,只有床”。
  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长王泽勇告诉记者,李艳霞的爱心村达不到养育机构相关国家标准,但李艳霞拒绝将收养儿童送至公办福利院,并且拒绝与民政部门签订协议。
  按照民政部等部委和河北省相关要求,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,没有达到养育标准的个人和民办机构,要将孤儿集中安置到公办儿童福利机构;已具备养育条件的民办机构,必须与民政部门签订合办协议,接受民政部门监管。
  据记者了解,包括武安市民政、消防、安监、卫生等执法部门多次到爱心村检查,总被李艳霞拒之门外。
  “因爱心村从未报告提供相关数据资料,拒绝接受民政部门监管,武安市民政局不了解社会各界人士对爱心村的捐助具体情况,对捐助者、数额、用途均不掌握。”王泽勇说,相关部门执法人员多次对爱心村进行检查,往往连门都进不去。
  爱心村被依法注销
  数名官员受到处分

  纵观李艳霞的多重身份,从上世纪就是“百万富翁”的李艳霞,以及在当地有名的女痞子“四霞子”,到成为频频在媒体上亮相的“爱心妈妈”李艳霞,再成为被指利用收养的孩子骗取善款、积累资本、对抗管理、实施犯罪的被告人,既是她自己在利益驱动下逐步沦丧的必然下场,也与当地政府部门监管不到位密切相关。
  2018年4月,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下发告知书,称因爱心村在2014至2016年未参加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年检,拟作出撤销登记决定。2018年5月4日上午,在听证会后,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现场下达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。当天,爱心村被注销。
  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政策法规科科长苗蓬勃告诉记者,听证会上爱心村对没有参加年检的情况,没有提交任何合法证据。
  据了解,爱心村被注销后,武安市民政局前任局长黄利斌被免职,此前两任局长及民政局其他数位官员受到处分;包括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局长在内的多名官员受到处分。
  而对于李艳霞,从“爱心妈妈”到涉嫌多起犯罪的刑事被告人,这并不是人们愿意看到的结局。
  案发后,爱心村内的学龄前儿童在福利院被妥善照料,在医院就医的孩子已由民政部门接管,在外就学孩子的学费、生活费将由福利院负担,在爱心村安家的已成年被收养者,将优先给予廉租住房保障,生活困难的启动社会综合救助体系,不具备独立生活能力的,民政部门将兜底照顾。(记者 马竞 周宵鹏)
 

我要评论

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广告位
广告位